Skip to content

忘不掉的初吻,回不来的乍见之欢

第一次接吻会让你心跳上半天,过上好久还会回味。可是等到第十次、第一百次,也许在你看来那只能算是「例行公事」了!这不是你的薄情或喜新厌旧,这仅仅是因为 —— 麻木了!今天我们就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经历得越多就越麻木」这个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1)

先说说我自己比较有体会的打针和抽血。活到这么大,想必没有打过几次针抽过几次血的人很少。

我自己小时候是个经常生病的人,打针吃药抽血都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第一次开始习惯打针的感觉是出疹子,我也不知道那个病具体叫什么了,反正我最小的弟弟生有的,然后把我还有我大的弟弟都给传染了。之后就是爸妈每天带着我们姐弟三个去打针,一开始打针的时候觉得很痛很害怕,后来就完全没感觉了。

十几岁的时候得了甲亢,因为复查的频率很高,所以抽血也从一开始的紧张的抽不出来血到后来就睁着眼看着针头扎进肉里,扎进血管里,暗红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到试管里。连那些抽血的护士都惊讶于我的淡定。

但是后来病好了之后几年没有再抽过血,怀孕之后第一次去抽血居然又开始紧张,弄得抽血的护士一直和我说好话叫我别紧张放轻松。

因为孕酮低所以打黄体酮,因为心理作用导致屁股上打过药水的地方都变成硬块好几天才消下去。

(2)

一个女性朋友和我抱怨,说谈恋爱的次数越多越没有以前那种感动啊、开心啊、幸福的感觉了,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连牵个手都能开心好几天,同样的还有第一次拥抱啊,第一次收到礼物啊,第一次一起出去玩啊。后来这些都没感觉了,即使男朋友一个比一个对她好,最后还是弄到连做爱都做到腻的地步。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说?

我说,大概是因为同样一件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就会变成了习惯,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了吧。

(3)

同样会被觉得麻木的还有亲情。

小时候父母第一次为我们做什么事情,总是能让我们觉得很开心很幸福。可是随着时间的累积和年龄的增长,似乎父母为我们做的一切都变成了理所当然了,无法引起我们的任何感动。

有些长年生活在父母关系不好的家庭中的人到了成年之后对家中紧张的气氛也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那样敏感,通常都变成了可以无视的事情了。

我们的情感变得麻木了。

(4)

是什么原因让我们渐渐变得麻木呢?

这里我们引用一个心理学中的名词:感受性。

感受性,是指人对刺激物的感觉能力。

再由感受性引出来另外一个词:适应。

适应:适应指的是在刺激物持续作用下感受性发生的变化,适应既可以是提高感受性,也可以是降低感受性。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描述的就是适应现象。

所以有了上面说的经常打针导致对打针导致的痛感麻木,经常抽血导致对抽血导致的痛感麻木,经常谈恋爱就对恋爱中经常做的事情感到麻木,常年被父母关照以至于失去了感动的能力,常年生活在紧张的气氛中导致对紧张的声音、气氛敏感度的下降,这些都是感受性降低导致了「适应」的表现。

那我们要怎么样来提高感受性呢?

降低绝对感觉阈值。

绝对感觉阈值又是个什么意思呢?

绝对感觉阈限指最小可觉察的刺激量,即光、声、压力或其他物理量为了引起刚能觉察的感觉所需要的最小数量。感觉阈值越低,感受性越高。

不同的人的感受性与绝对感受阈值都是有差异的,但是实践证明它是能够通过训练而改变的。

看到这里有人会说了,你给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名词,又是刺激量又是物理量的,跟上面说的经历得越多越麻木有什么关系?

经历是由什么组成的,是由一件件事情组成的,而事件的组成其中又有各种各样的行为、情绪,而这些行为、情绪就是由人对外界物理量的反应而形成的。例如当我们听到尖锐的声音时自然而然地产生恐惧或者厌烦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又让我们自然而然地做出捂耳朵这个行为。

(5)

那么我们又如何去降低绝对阈值又如何提高感受性呢?

上面不是说了嘛,它是可以通过训练来改变的。

当你觉得生活越来越无聊的时候,停下来,静下心来去想一想以前那些能让你觉得快乐觉得高兴但又很久没做的事情,或者去发现新的刺激物来中和你的感受性,以使整体水平降低。

当你觉得谈恋爱越来越无聊的时候,不妨抱着和第一次谈恋爱时一样的心情和恋人去做一下一样的事情。适应可以是感受性提高,也可以是感受性降低。

当我们觉得父母已经不再让我们感动,不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时,不妨去开发一些新的「物理量」来降低感受阈值。比如,今天发现爸爸的白头发又多了一根,明天又发现妈妈眼角的皱纹又深了一层。

不停地去发现新的事物,并且不要忘记旧事物带给我们的感受,让我们远离麻木。

其实你看,这就是理科生的麻烦之处,解释了这么大一通,让文科生来说只要四个字就好:不忘初心。

Published in云和说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