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吗?无助、绝望

文章目录[隐藏]

写这个话题无疑是让我有些难受的,因为要去回想一些已经差不多被我选择性遗忘的画面,还好如今已经有了坦然面对从前的能力,不然只要回想就忍不住崩溃的我才不会来写这个话题呢。

因为都是与家庭有关,所以写出来也正好警示一下各位父母,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要注意这些问题。

(1)

小时候家里很穷,是真的穷。我爸妈甚至为了躲借来的三千块钱高利贷而好几年在外地过年不敢回家,有一年回家的时候债主来要钱,他俩就躲在老房子屋后的竹林里不敢出来。

所以我们姐弟三个的处境可想而知。两个小的稍微好一点,爸妈一直带着在做生意的地方直到上学的时候才送回老家,而从一年级开始我便被留在大姑家寄养。真的是寄养而不是照顾,大姑自己家有两个孩子而且正处于行动力强好奇心旺盛想尽一切办法证明自己能力的熊孩子的年龄阶段,所以本来就瘦瘦小小的我不知道受了他们多少欺负,而他们根本不觉得在我眼中已经可以说是「虐待」的行为是一种「欺负」。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其实如今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刻了,但是那些事情还是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

一件事情是他们打过我之后不准我大声哭,也不准我去告状。导致我一直到二十几岁在别人对我大声说话的时候头脑仍然一片空白,第一反应仍然是默不作声地哭。

再有一个就是和他们挤一张床睡,他们不准我盖被子,只给我留小小的一个角落,身体只能被迫蜷成一团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冻着,不被他们踢。以至于我一直到结婚以后仍然保持同样的睡姿,总是习惯背对着人睡而且蜷缩成一团,慢慢地在我老公的帮助和引导下才恢复了正常。

前几天还在一个群里和大家聊天说我懂事很早,十几岁的时候就看过小黄书。今天写这个我才想起来,其实我七岁的时候就已经看过18禁了。那天放学回家,大姑让我去叫姑父吃饭,他们一大群男人在房间里看三级片,我开门伸头进去小声地说吃饭了,大姑父叫我进去和他们一起看。记不清楚当时的画面,也因为那时候实在很小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有概念,我还很好奇的看了一两分钟,当我终于察觉到那些老男人不正常的眼神之后我就跑了出来。

18 禁的电影并没有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对我造成了恶劣影响的是之后的很久,大姑一家人都拿那件事情来取笑我。事后回想起来那件事情和那些猥琐的老男人,兼职恶心的隔夜饭都能吐出来。呸!

不是我针对谁,我只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当时年纪还小,还没有那么丰富的情绪和言语表达能力,只知道这是不对的,奇怪的。等我知道得更多的时候,这些事情就像是附在骨头上的蛆一样,在我身体里、脑海里生根,发芽,然后腐烂。让我在每个深夜里都从噩梦和哭泣中醒来,无助地不知道尽头和希望在哪里。

是的,无助。

但这并不是终点。

(2)

二年级上学期念完,爸妈回家过年,我也回到了大伯家。那个时候我们家连一张床都没有,只能在大伯家里呆着。

我和爸妈说,我不想再呆在大姑家里了。我说他们欺负我,当时也说不出来他们怎么欺负我的,就只会说他们欺负我。然后他们以为就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也没当回事。因为我在大姑家呆着可以上镇上最好的小学,他们还是打算把我送回大姑家去,在我哭闹了很久之后才答应我不再送我回大姑家。

所以后来在我妈说养我这么大一点都不听话有什么用处的时候,我才会歇斯底里的骂她根本就没把我当成孩子来养,我不过是避孕失败又打胎失败的产物而已。

因为后来在大伯家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大伯家有三个小孩,虽然大伯大伯母真的都是非常好的人,但是也并不能阻止熊孩子作恶。

我还记得在我夜里睡着的时候伸到我裤裆里来的手和脚,所以陌生人只要一靠近我我就条件反射性的想呕吐。

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无助这个词,但是我无力反抗。

因为穷,所以只能住在别人家里,甚至要和异性睡同一张床铺。因为爸妈不在身边,所以有事情都没有人可以倾诉,也没有人来关心我开心不开心。

所以我甚至都没有办法正常的恋爱,正常的与异性交往,只能一直网恋。

但是幸运的是遇到了我老公,一点一滴地细心温柔地渗透进我的生活,无言地陪伴和支持,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抽奖从来都不中,是因为遇见他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3)

高中的时候因为一直都生活在极度的痛苦和无助的环境中,精神终于开始不正常。双相障碍的抑郁症状开始表现,社交能力几乎为零,没办法正常的学习,生活。被迫休学在家。

为了照顾我,爸妈不得不结束掉在外地的生意回到老家来。但是他们只是觉得我很烦,无法关注到我到底生了什么病。由抑郁引发的甲亢一直反反复复,而我不愿意好好吃药,他们的无力感就表现为动不动就骂,打,体罚,下跪。

而我那时候根本没有清醒的意识,完全丧失理智和空间感,甚至分不清楚白天和黑夜。

有一次被罚跪之后自己躲在阴暗的小屋子里爬来爬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自己做错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无力感和无助感把我吞没,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没有人爱我,我也不值得被爱。又不听话,学又上不好,还不吃药。我是不是应该去死。

但是我害怕,数次尝试自杀都没下得去手。

清醒的时候我也看书,看很多书,后来知道自己可能是得了抑郁症之类的病,给妈妈留纸条告诉她我可能得了抑郁症,让她带我去看病。

没人理我。

后来怎么好的呢,那段时间开始上网,在网上认识了很多非常温暖的人。清醒的时候我和他们聊天,聊文学,聊写作。慢慢地开始有了改变,有了自信,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值得被喜爱的人,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也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

(4)

后来又重新回到了学校,依然有社交障碍的我坚持了半个学期就呆不住了,再次从学校离开。办理了保留学籍,回到家中我依然和那些小伙伴们聊天,活跃在各个社群中找存在感。

那些小伙伴们我至今非常的感谢,也保持着联系。

这里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老雨一家姐弟三个,一直喜欢叫我媳妇和我聊很多的老雨,可爱的小旺仔,后来帮我进行心理治疗的旺梅姐。你们都是好人,真的。其他的还有很多人,碎语录的所有人,我记得你们,谢谢。虽然你们不一定都能看到,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能幸福,永远地幸福。

再后来开始工作,找了几份工作之后都失败。我自己提出了要去学一个技能,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学了办公软件三件套,然后顺利的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那一年我 18 岁,在工作中意外地接触到了心理学,然后走上了不归路,哈哈。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不过学心理学并不是我治好了双相的原因,能治好双相的原因是因为我持续做了两年的心理治疗,以及后来我老公的细心陪伴。从 19 岁到 23 岁才治好,期间经历痛苦无数。

无助,崩溃,抑郁和躁狂反复发作。一会想自杀一会想杀人,不停地找人吵架,伤害身边的人。依然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依然感谢帮助过我的所有人,还有我最最亲爱的老公。他陪我渡过了人生中最难过的阶段,所以我爱他。

(5)

嗯,我还活着,并且活的不错。

自考了心理学专业之后又顺利的考取了咨询师资格证,并且已经帮助了不少有心理障碍的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幸福,所以我倾尽全力去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

虽然这样直言自己是个有精神病史的人,但是并不希望大家怀疑我的专业程度啊。有时候正是因为经历过,所以才懂得。最后唠叨一句,每天都看两小时专业书的我专业技能还是非常6的…我是认真的!

(6)

所以我现在关注家庭教育,关注亲子关系,关注亲密关系。因为这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我何其幸运能遇到那些帮助我的人,才不至于在深渊中不得解救。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么好的运气。

即使有我这么好的运气,康复的过程也异常漫长,并且有些东西真的是失去了就回不来了,例如我到现在仍然需要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中断找咨询师做个人体验才能不对我肚子里的小生命感到恐惧和嫌弃。

用心地去爱你们的孩子,不管她是否优秀、「听话」。只要 TA 能健康、快乐的长大成为一个有责任心,有上进心,诚实又善良的人,就是你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礼物。

学习成绩什么的都是浮云,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接受平凡的自己,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天使。

Published in云和说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