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Mission Day 初体验:西湖没有歌舞,只有夜刷的蓝军

杭州的历史算是发展的比较早,但是真正的开发却是在唐宋之间。历史上有两位大文人曾在杭州留下政绩,一位是唐朝诗人白居易在此疏浚西湖,重修六井,在历史上留下了「杭老遮车辙」的美谈。另一位则是北宋的苏轼等人在此修建苏堤,现在还有留下的美景「苏堤春晓」。

和杭州有关的故事还有很多,北宋的「白衣卿相」柳永便曾在此徘徊,写出了「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的名篇。宋朝南渡之后偏安一隅,有诗人吟出了「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的诗句,嘲讽南宋皇帝不思亡国之痛。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g3 preset

偏安一隅的背后,重商主义带来的商品经济高度发展,重用文士带来的自由主义和文化上的高度繁荣,这些都让杭州成为了当时真正的国际大都市。开放、重商主义成为了南宋的主旋律,虽然没能在建立武功,但却在文化和经济上开出璀璨的果实。

因为对于天水一朝的仰慕,我也一直对杭州有诸多向往。杭州也是我毕业之后想去的城市之一,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亲临一看。这次恰逢 Mission Day 选在杭州,便趁机买了机票来这里度过周末。

由于是买的晚上七点的机票,到达杭州的时候正好是夜幕初降的时候。和西安不同,杭州的上空能见度不错,萧山机场也并没有建在离市区太远的地方,降落的时候可以看到杭州的万家灯火。

夜晚杭州的上空很美,杭州的山水被橘黄色的路灯分割成无数块,如同棋盘一样,高楼大厦便点缀在其中。在飞机上可以看到钱塘江,但是并没有看到西湖,钱塘江的两岸灯火如同一条明亮的衣带横亘在大地。其间的快速路和穿行的车辆,繁华的商业中心,就像是一副活的「清明上河图」。

因为要在九点前完成西湖沿岸的 24 个 mission(其实我只想做六个的),次日凌晨三点我和另外一位香港来的玩家便早早的出发。彼时的西湖,还是一片漆黑,街道也是非常的冷清。月亮隐藏在云层中,距离日出则还剩下四五个小时。唯有对岸的灯火,在昭示着这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img_1862 img_1860

一路无话,唯有脚步声和游戏的声音。玩家在凌晨的时候倾巢而出,有的人骑上了路边的公共自行车,有的人还在睡梦中,也有人像我们一样妄图靠着双腿走完西湖的 15 公里路程,挑战整个 30 公里的 mission。

img_1867

从西安到杭州,将近 2000 公里的距离,西安已经是经历过初冬第一场雪,而苏堤边上的杨柳却还是绿色的。苏堤本是北宋苏轼所修,这个在官场上一生郁郁不得志的大文学家,虽然败在了朝堂之上却在杭州这个地方留下了造福一方的苏堤。

img_1901

晨雾与拍照的少女
晨雾与拍照的少女

从天黑到日出的时间并不是太长,两个人打打嘴炮聊聊天也就过去。走过了半个西湖,终于看到太阳若隐若现从地平线升起。西湖的晨雾很大,初生的太阳透过大雾也就成了朦朦胧胧的光亮。若非任务进度所迫,在长椅上静坐一会儿,绝对是参悟人生的好地方,无怪当年南宋诸帝无心北伐只想偏安一隅了。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g3 preset

我几乎已经忘了我们是怎么从凌晨三点肝到了早上七点,只记得西湖边只有苹果店和星巴克早早的开门。平时人满为患的苹果店,大清早也仅有寥寥几个工作人员在里面调试并摆放机器,唯有星巴克的店员热情的为我们做了两杯红茶拿铁。

img_1913

从七点活到下午的最后几段路,已经累的连拿起手机拍照的力气都没有。在回到房间之前,我的记忆里只有被某位港蓝大佬从床上叫起来,睡眼惺忪的踏上了刷 mission 的旅途。一个已经 AFK 多年的中古蓝军,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拿到了人生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完全制霸」。
有句话说,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可以从当地的的士司机看出来。无论在哪一个城市,的士都是最横冲直撞不会礼让的,然而在杭州却并不会如此。第一次过马路的时候,看着的士距离我只有很近的距离,我本来准备停下等待它先过。他却开始慢慢的减速知道停在斑马线的前面,车上的司机招招手示意行人优先通行。

并不是每一座城市的司机都会有这样的耐心和气度,平日所见也往往是汽车和行人相互争抢,原本就拥挤的道路也变得更加的逼仄。不加谦让的争抢并不会让任何人走的更快,只会让整个城市的交通变得更加拥挤和匆忙。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却也是一个囚徒困境,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气度去谦让。

回来的的士上,也跟的士司机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在我去过的城市里,谦让的司机很多见,但是谦让的士司机却很少见,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司机的回答有些让我出乎意料,杭州在路上布置了一些交通摄像头,这些摄像头的作用就是抓拍车辆不礼让,一旦被抓拍就是罚款加扣分。久而久之,礼让行人的习惯也就慢慢的养成。

img_1942
杭州西湖并没有我想的暖风熏得游人醉,也没有笙歌夜舞的奢靡,至少在临晨三点的西湖没有。有的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中古 AFK 玩家和一个「残害」新人的香港大佬,还有一场愉快的 mission 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