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便利店和士多你选哪一个?

我忍着了回家路过小卖部时去买一瓶 1664 的冲动。

因为今天为了续命,吃了芝士牛肉焗饭、巧克力心太软还有炸鸡排,不愿意再放任自己来一场彻底的过劳肥。

但脑子里满是冰冻白啤配烧烤的画面,不过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喝下去一定手脚冰冷脑子发麻。

很冷,街灯被树叶遮蔽,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踢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回家。

从地铁站下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马路边停着一部 mobike,在诱惑我直接骑走回家。顺利的话,回家只需要 5 分钟,彻底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但我没有。

孤零零的 Mobike 的旁边停着好几辆载客的残疾车,无论车还是人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搭残疾车从地铁站到我家要 5 块,用 Mobike 骑车回家只要 5 毛钱,整整 10 倍的差价。

大家都在歌颂 ×× 改变了现在人的出行方式,但却鲜有人注意那些「被替代」的方式现在怎么样了。

按照法律法规来说,残疾车是不许载客的。但现实是,基本上很少有为残疾人提供的岗位,即使找到了工作也只能勉强糊口。

在实业已经被压榨得山穷水尽的当下,无法进入新兴行业但人到中年的他们除了在马路边守候,好像别无他法。

有了 Mobile 这类的出行工具之后,他们的生存空间就更小了。

当然我知道他们干的事情是不符合法律法规的,责怪于新的出行方式更加不妥。但…… 我就是忍不住 : )

当保障、规范没建立起来的时候,总有弱势群体不可避免地成为炮灰。有公关稿为新事物铺天盖地宣传,制造舆论的时候,能察觉到某些个体的人却少之又少。

渺小的个人无法抵挡资本的席卷。正如连锁便利店越来越多,大家都在为李嘉诚增长财富的时候,街角的小卖部变得越来越少。

这样给人的感觉好冷漠。

一般小卖部都是一家人开的。他们不会说「欢迎光临」,而是说「你今天要买什么烟」。铺子的里头一般会有床有洗手间,如果是老式的士多,二楼就是一家人生活的地方。

为了打发漫长的一天,铺头里面都会放置电视机,去买东西的时候遇到感兴趣的电视剧总会在那里慢悠悠地喝完一瓶汽水才走。
到了饭点,一家人会围在柜台前看电视吃饭,中途有人来买东西,拿着筷子就去招呼。

虽然有时老板会不耐烦,服务态度没有便利店那么好。但我总是很抖 m 地认为,这种略带粗鲁的真诚比疏离的客气要好得多。更何况熟了之后老板会请你吃东西,还能赊账 : )

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相比,现在的科技革命来得太快太汹涌,远远超过了人们能跟上、适应的步伐,直接导致一堆 25、26 岁的人已经遭遇了中年危机。

「感觉已经被社会抛弃了……」
在我看来,罗振宇那套「为了解决科技带来的问题必须更加发展科技」的论调,无异于「为了达成这个谎言的功效,我必须去创造一个更大的谎言。」

在本质上,这些发展看似让人生活得更好,却难以填平失去的幸福感。

科技发展本无错,但什么鬼都在寻求商业化的当下,应为人服务的东西,却变成了劳役人。

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议题…… 但这里我只想举个特别特别简单的例子:去你妹的移动办公!

形形色色的人被都扯进了一个囚徒困境。

尽管身处科技媒体,深深地认同创新、创造和颠覆,但当舆论和资本都倡导这种价值观的时候,我总是很害怕这样的想法存在盲点。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你花的每一分钱,都在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投票。」

所以,我还是走路回家,并且在便利店和士多之间选择了后者。

尽管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一条评论 “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便利店和士多你选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