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强秦,今日之鉴

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dí),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 摘自贾谊《过秦论》

我是一个学新闻的学生,虽然在上一节课之前我就知道,这不可能是我以后赖以生存的技能。因为新闻记者要「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新闻媒体是无冕之王,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第四公权力」。2014 年的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多喧嚣,很多网站依然可以正常的访问,很多媒体还没有噤声,事实总还是可以看到的。

现在的互联网,总结起来只有两个字 —— 失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互联网就成了一个唯立场论的地方。在面临社会事件的时候,吃瓜群众想的不是如何解决问题,也不是关注真相是什么,而是赶紧找地方站队。站完队之后就是无限的撕逼,至于那些不站队的人,他们往往没有发言权。这背后当然少不了那些自媒体的推波助澜,没有经过媒体训练更没有媒介素养的人掌握了媒体的话语权这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事情。

自媒体没有职业操守,为了钱几乎什么都肯干。真正的记者们销声匿迹,主流媒体拱手将公信力让出。「把关人」的弱化甚至是缺失,让互联网真正的成为了一锅「酱缸」。酱缸之中,自媒体们为了 10W+ 不惜断章取义、歪解真相,吃瓜群众们也只想在互联网的喧嚣中试图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酱缸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透明和不流动。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关注真相的人,而是想在互联网寻求真相太难,想要得到公平和正义更是难上加难。很多时候我们看问题,真相看着有点像「谣言」而谣言却看起来像「真相」。豫章书院出事之后,暴走大事件被下架,至于是「被公关」还是「被和谐」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这些反常的被下架,总会有人站在阴谋论的角度去泼脏水。说王尼玛就是故意自己下架,以此来收割民心。说锵锵三人行都播了那么多年了,有什么理由被禁播?说你不好好在国内呆着,到外边死了不是活该吗?不知道宣扬这些「真相」的人究竟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假的这么想。

我总是想着,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就不应该写下自己的评论,因为这些脱离真实的评论很可能就会影响到别人的判断。可是后来我发现,如果我们现在不发出声音,也许以后连发生的机会都没有了。真相也好,民主自由也罢,都不是别人拱手相送的。江歌事件中「迷蒙」的刻意隐藏,红黄蓝事件中被刻意删除的家长视频。面对舆论的喧嚣,有些人想从中牟利,而有些人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天下太平,盛世依旧!

在秦王朝覆灭之前,有一次秦始皇微服出访,在咸阳的脚下被一伙流寇袭击。他不是不知道秦朝的问题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状况,山贼流寇能在都城横行,那这个国家的治安和民怨已经乱到什么程度了!可是秦始皇依然像个孩子一样,回到了深宫大殿里继续做他的长生不老之梦。秦始皇终究没能长生不老,赢氏也终究没有万世为君。

—— 推荐 ——

—— 声明 ——

本文发表在独立博客高堡杂谈,本文可以转载至除微信公众号之外的其他平台,转载需保证文章的完整性(改了一个字就不叫完整)并保留声明内容。如果有引用,请注意千万不要断章取义曲解我的意思。

题图来自大秦帝国剧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