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反思:谣言有了,智者呢?

11 月 21 日的时候,魏武挥先生发表了一篇名为《真的能“谣言止于智者”?》的文章。这篇文章基本上跟红黄蓝没什么关系,讲的是怎么去辨别谣言以及应该怎么去看待阴谋论。

观点本身对错不是第一位的,作者是怎么得出这个观点的,才是第一位的。1

我们不信任这个政府,也不信任现在所谓的权威媒体。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高高在上,也不仅仅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公信力玩丢了,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意思是到自己的位置。他们是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却忘了人民。

家长的采访有很大的问题,比如猥亵幼童、喂食药片、勾结部队,甚至是带着「嫖客」来挑选小姑娘小男孩。我的第一反应是,猥亵幼童是真的,勾结部队是有可能的,但是后面两点,喂食药片喂的是什么药,为什么要喂药?至于「嫖客」可能性是极低的,你要是幼儿园园长你也不敢这么玩。

但是家长的视频…不见了。

这就很有意思了,本来通篇都是「我听说」和「别人的孩子」的视频不见了…也许放在之前,我会去怀疑,这个故事里面没有受害者啊!猥亵可能查不出证据,但是肛裂是肯定有的,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家长站出来说任何话。

所以在面对官方声明的时候,我是信了的。因为猥亵如果不成立的话,那么白色药片、注射不明针剂更加不成立了,因为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讲都缺少动机。

可问题是在声明之前我在想什么呢?

不信任。

对于政府和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对于小道消息的不信任。

逻辑上来讲,猥亵是不成立的,但问题在于…你不知道有没有受害者。你不知道是真的没有这个受害者呢,还是这个受害者被人威胁了,还是这个受害者的声音被淹没了,甚至是被和谐了?

我不敢保证如果所有信息摆在我面前我就能洞悉真相,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看到的是过滤过的信息的话我的本能反应就是不信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如果这件事情没有猫腻,你为啥要藏着掖着?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完整的视频之后都会有天然的直觉,这个视频有问题,这个时候只要有人稍微解释一下大家都能发现这个故事里面没有受害者这个大 bug!

可问题是,大部分人都看不到这个视频。

即便声明出来之后我的第一反应依然是不信任。我不是不信任声明的结果,因为老实讲,事情到了这一步谁都不敢包庇。就算是只手遮天的包庇住了,不说今天,任何一天只要有一个人公布了一个决定性的证据,这都能让一大批人身败名裂,所以我并不怀疑声明。但是我不信任声明的细节。

监控坏掉是因为断电?你说被人格式化了我都相信,被人砸了我都相信…好死不死的断电,讲真,我是存疑的。仅仅是存疑,因为断电是有可能的。

还有一个就是声明之后,有关部门再也没有其他的消息出来了。记者招待会?不存在的。行政审查?不存在的。

红黄蓝的高管不用担责吗?也许从法律上不用,但是企业是不是应该面对行政处罚和行政审查呢?讲道理,我不是学法律的我不懂。

但是我知道,红黄蓝是有牌照的,幼儿园不是谁想开就能开的。发生了这种事情,是不是应该重新审查红黄蓝的资质,是不是应该督促红黄蓝完善相关的监察监督制度。

我相信,有。但也许光有还不够,还要让大家看到。之前有看到新闻政府将抽查全国幼儿园,并立法整肃师风。坦率地讲,在这个事件中,除了没有看到红黄蓝受到应有的惩罚,别的我觉得都够了。

可我依然感觉到不爽,总觉得有一股邪火没有地方发。如果说现在的人民正确是什么,那就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不是因为政府做的不够好,也不是因为政府还能做的更好,而是因为那种高高在上的公权力的蔑视。

是那种蔑视让我如此的不爽。

我不屑于解释,我也不关心你们的想法。我只允许我认为正确的传播,那些「谣言」都应该被删掉,你们就不应该看到。你们不止不应该看到,你们还不应该提起,不应该谈论。

对与错、是与非,每个人都不傻。我们拥有自己判断力,并且能作出正确判断的前提是 —— 我们有足够的信息。召开记者会,甚至网络直播,回答大家的问题 —— 知道的就是知道,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

你们杀死了智者,你们承担「塔西陀陷阱」2的后果,没毛病!

—— 参考资料 ——

  1. 真的能“谣言止于智者”?·扯氮集
  2. 塔西陀陷阱·百度百科

—— 声明 ——

本文发表在独立博客高堡杂谈,本文可以转载至除微信公众号之外的其他平台,转载需保证文章的完整性(改了一个字就不叫完整)并保留声明内容。如果有引用,请注意千万不要断章取义曲解我的意思。

题图来自 Stocksna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