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的败局:法治秦国,执政者岂可大无畏?

一直以来,我都被一个问题困扰。为什么公子扶苏在收到李斯假诏书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抗,扶苏当时是监军,与扶苏教好的蒙恬手里有三十万大军。不仅如此,当时天下百姓对于扶苏也是众望所归(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就假借公子扶苏的名义)。这种情况如果放在李世民的手里,毫无疑问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清君侧,不管诏书是不是真的自己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

但是,为什么公子扶苏就这么自行上吊了呢?从来没有想过要逃跑或者要反抗,难道扶苏是傻吗?看来不是,一个傻子是不可能在北方监军的,一个傻子更不可能获得蒙恬的尊重。

扶苏难道不知道胡亥即位之后秦国将会亡国吗?姑且一猜,我觉得他知道。扶苏,手握三十万大军,肩负着秦国未来生死存亡长公子,在收到一张假诏书之后选择了上吊自杀。

为什么?

因为法律。这件事情有三种解释,第一种解释公子扶苏接到诏书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诏书有问题,然后选择了听从「秦始皇」的命令。第二种解释,扶苏知道这张诏书有问题,但是他不敢质疑,所以自杀了。第三种解释,扶苏知道这是一张伪诏书,但是他考虑再三觉得自己没有胜率所以放弃抵抗自杀了。

哪个解释你可以接受?或者说,哪个解释你感觉不那么让你后背一凉。

每一个解释,都让人后背一凉。秦国法律的严酷性由此便可以看出,即便是手握重兵的长公子都没有反抗和回旋的余地。

商鞅啊商鞅,大概你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新法带来了秦国的七代雄主,带来了中华的一统,却也亲手葬送这个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帝国。有人说,秦国七代明君,早已透支了秦国的国运,所以秦国必须要灭亡。历史学是一门唯物主义的学科,姑且不说是否真的七代明君,国运这种事情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吗?

自然不是。

秦国的灭亡,从商鞅的时代就已经埋下了种子。没错,正式因为秦国的新法。邓广铭先生在著作中写王安石,给了一句评价:「执政者岂可大无畏?」王安石不畏天变,不畏圣贤,不恤人言,秦始皇难道就不是如此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为什么秦始皇敢不畏?

因为法治秦国,人人噤声。

秦孝公要杀甘龙、嬴虔,商鞅说「我是执政的变法大臣,应该接受朝野的质疑。谁质疑就杀谁,这不是害法吗?只要不犯法就是秦人,只要犯法有多少惩处多少。」可是我们再看秦始皇,杀人的时候何曾考虑过这些。

秦国的法律,是治民的法律,为的是确保中央集权和君主专制,将权力从老世族的手里夺了过来。无论是奖励军功还是奖励农耕,都只是为了控制人民。秦始皇之前,山东还有六国制衡,朝堂还有世族制衡,因此六代秦王大都励精图治不敢瞎搞。

可是到秦始皇呢?嬴政「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中华大地再没有可以制衡君主的力量。

朝堂内嬴政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群臣噤声,朝堂之上全是政治投机之徒。庙堂之外,郡县、徭役、连作,百姓怨声载道却敢怒不敢言。法治秦国之下,人人噤声。秦国之上,嬴政做着万世为君的春秋大梦。

因为法治秦国吗?

是的。

法治是不好的吗?

不是的。

秦国的灭亡,归根结底在法治。秦国法治的问题,归根结底在于他是为了君主专制而建立的。秦孝公的时候尚且有以民为本的思想,知道自己的权利从何而来。张仪之后秦国「和于力而动,不和于力而止」便是,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堂堂正正一律弃之如敝屣。

记得那句话吗?执政者岂可大无畏?

警惕法治下的大无畏,警惕不受制约的权利。

—— 声明 ——

本文发表在独立博客高堡杂谈,本文可以转载至除微信公众号之外的其他平台,转载需保证文章的完整性(改了一个字就不叫完整)并保留声明内容。如果有引用,请注意千万不要断章取义曲解我的意思。本文在逻辑允许的范围内借鉴了小说、电视剧等艺术作品合理想象的材料,请勿当成史实。

本文部分观点或材料参考以下作品:

  • 《秦始皇:穿越现实与历史的思辨之旅》吕世浩著
  • 《过秦论》贾谊著
  • 《大秦帝国》孙皓晖著
  • 《大秦嘴炮帝国》神一样的 UP 主著
  • 《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邓广铭著

题图来自电视剧《大秦帝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