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市的气质 —— 写在毕业旅行之后

深圳进关的地方有一句话,放了很多年,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了。那句话是:“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圳是第一个把暂住证改成居住证发放的城市,如果要我去形容深圳的气质,我会说包容、自由、开放。

在我看来,每个城市都有自己不同的气质。不同的文化历史、不同的人口都在影响着一个城市的气质。后来去了很多地方旅游,虽然也许是短短的几周,但是我能感觉到每个城市非常不同的气质。

当我去到北京,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每个人仿佛都带着面具,皇城根脚下的人们,即便说着“您请”这样的话也多少带着一点看不起外地人的骄傲。北京给我的感觉就是不接地气、高冷,所谓拒人于千里之外大抵就是如此。

西安的感觉则又有些不同,地处西北,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也曾经是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中心。这里的人们总是给人一种桀骜的感觉,纵使心里没有什么看不起外地人的意思,表现出来却总是一种以权力至上官本位的感觉。细细想来,八水绕长安的地方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自然是有骄傲的本钱的。

摄于南京瞻园。

江南的文化则又有不同。一来统一的封建王朝少有定都江南者,明朝初期算一个但不到百年也迁都了。所以江南的吴越文化受到官僚、封建文化的影响相对较少,反而是士人文化和文人文化的影响较多。但要我去说,我也说不出这吴越文化是一个什么东西,只是书中读来的江南非常让人神往。金陵河秦淮畔的钓楼画舫,西湖边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还有那桃花坞里的桃花庵。

去年有幸去了杭州,在西湖边老城里感受到了一种让人焕然一新的市井滋味。天水一朝南渡之后曾定都临安,就是现在的杭州。宋朝最大的特点就是重商主义和士人政治,神宗以前堪称是文人治国的典范。杭州的开放和深圳的开放又有些许差别,如果说深圳的开放更像是兼收并蓄,那么杭州的开放更多的是博采众长了。

摄于杭州西湖。

杭州是有方言的,但是杭州人的普通话却大多说的很好,以至于在杭州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有机会见识到吴侬软语。最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还是,深夜没有交通摄像头的街道上,小车依然愿意远远的踩下刹车礼让行人。礼让行人有多难,说简单不过是一脚刹车,说难这也是中国城市化几十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

北京、上海、西安、南京、苏州、深圳,我很少能够感受到这样的一种谦让。在没有交通摄像头的马路,行人过路永远是战战兢兢,行人和汽车永远是你争我抢的状态。无论大车小车、豪车破车,都能在斑马线甚至是马路边停车礼让,这是一种难得的城市气质。

大学四年我去过了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尝试着去融入本地的生活,想象如果我是一个本地人会怎么样。如此,也更加直接的感受到了一个城市的气质。有的城市守着文化的遗产不知所措,只剩下一种奇怪的骄傲。有的城市有着最多人民开头的东西,却用尽手段将你限制在门外。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流动,自由的选择,如果没有户籍和房子的束缚你会选择哪里?一个城市怎样的气质才会让你愿意留下?对我而言,那便是开放、包容、自由,哦对了,还有不吃辣!

—— 声明 ——

本文发表在独立博客高堡杂谈,本文可以转载至除微信公众号之外的其他平台,转载需保证文章的完整性(改了一个字就不叫完整)并保留声明内容。如果有引用,请注意千万不要断章取义曲解我的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