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2018)

时隔差不多一年,偶然间看到这个自我介绍,才发现自己有好多东西可以更新。

我不再是一个极左的数字生活主义者或者工具控,恰恰相反,我在很多事情上的倾向都变成了右(无论是政治倾向还是别的什么)。我卸载掉自己用不到的 APP,我几乎不再去关注自己的流量或者存储空间用了多少,虽然我还是有强迫症一样的要备份自己所有能备份的东西(即便我知道以后不会用它)。

我也开始渐渐的抛弃 GTD 工具,因为我不再有那么多的事情,我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出门的时候也不再会背上 Mac,更不关心自己的微信是不是想了,是不是有消息要回。开始厌倦互联网虚幻的联结,反而在乎面对面的感动。

我有了两只可爱的猫,也真正明白了爱的意义并不是把他/她/它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更不是把 ta 捆绑在身边。爱应该是无条件的,无论 ta 是什么样的,当你爱 ta 的时候就是爱 ta 的全部。这是一句听起来很简单的话,但是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并且做到用了我很多年。

体验过股市一天涨 10% 的喜悦,也感受过全球股指打挫 10% 的无奈╮(╯_╰)╭。不同的是,和一开始的我比,我有了很多平常心,也淡定了很多。炒股嘛,不劳而获的事情,哪有稳赚不赔的?

如你所见,我的博客主题最近也变化了很多。以前我会写很多 APP 或者攻略,但是现在我会写一些关于历史、政治。我也从一个厌恶政治的人变得开始积极投身其中,我不知道这个博客还能存在多久,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无法在中国大陆正常的访问。可是,我们总要说点什么,在我们还有机会的时候。

这样当黑暗降临,我们好歹知道自己努力过。

2018.02.12

很高兴你点开了我的 Blog,还点开了我的自我介绍。

我的笔名是熙宁晚茶,出于很多的原因,就不说自己的真实姓名了。我是一个典型的水瓶男,来自火星,现在在西安读大学。

曾经供职多家科技媒体,算得上是一个不太资深的科技媒体人。短暂的实习经历里曾在大型国企的互联网事业部做过产品经理,不过时至今日,设计的产品依然没有能够面世。

曾经是极左的数字生活主义者、沉迷量化自己,认为一切都可以被数据去衡量。希望一切都可以被上传到云端,喜欢存储所有的东西,最开心的时候是看着自己的上传流量、存储空间快用完,然后清零或者恢复的时候。

现在是一个偏左的数字生活主义者和工具控,会在自己的设备上装上各种各样的 App —— 没错,IM 工具比联系人多说的就是我。明明不到 10G 的数据,我的电脑上装了 Google Drive、Dropbox、坚果云、OneDrive 和 iCloud…

想用云存储来存储一切,用印象笔记来记录一切,用照片来保存一切,用工具来安排一切。可事实是,我连免费空间都用不完,印象笔记数量不到四位数,上传的照片基本不会在看,掌握了 GTD 却发现完全没有那么多事情去做。

依然会背着 Mac 到处跑,五分钟要看一次手机,但是会更在意和身边人的交流和感受。更喜欢那种面对面的交流,那种可以触碰的感动。

在我的博客写作纯粹是为了自己,没有 KPI,不在乎阅读量,也不用考虑爸爸们的感受。所以我的博客主题会很乱,他基本上是我人生阶段的写照 —— 每个人生阶段,关注的东西都不一样,想要的和得到的也都不一样。

FYI … 我是拖延症晚期,从这篇拖了两年的 about-me 大概就可以看出来。

2017.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