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暴跌的「至暗时刻」,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些原则

这可能是 95 后经历的第一次切身处地的金融危机。因为前几次的金融危机,我们手里还没啥钱,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切肤之痛。

但这次,亲眼看着前几年老老实实攒的钱,这两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归零的路上「蒙眼狂奔」。老实说,我的内心是崩溃。想了想,昨天半夜自己开了瓶红酒,一边喝一边哭。

但整体而言,我是有信心的。这个信心并非来源于所谓鼓吹牛市的看多文章,更多的是来自于对于经济周期的判断,和一直坚守的投资原则。

以下,就是从大学炒股以来我一直坚持的原则。

No.1 永远有压舱石

压舱石就是以前船只出海的时候专门放在船里,用来保持船身吃水的重物。如果没有压舱石,那风浪就可以轻松的把船吹翻。

专业的投资人之所以能赚到钱,并不是因为他能抓住时机,而是他亏的时候比别人亏的少一点,赚的时候比别人赚的多一点。这也正是压舱石主要作用 —— 控制亏损。

举个例子,你有 100 块的比特币。第一天亏了 50%,第二天涨了 50%,请问你的比特币还值多少钱?

答案是:

  • 第一天亏了 50%,所以你只剩下了 50 块;
  • 第二天你的本金只有 50 块,虽然涨了 50%,但实际只涨了 25 块;
  • 你还亏了 25 块。

这就是投资的深坑。你亏掉的钱,得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赚回来。

那如果,这 100 块里有 50 块是压舱石,会怎么样?

  • 第一天亏了 50%,但你有 50 块钱是不变的,所以你还有 75 块;
  • 第二天涨了 50%,25*1.5 是 37.5,你还有 87.5;
  • 你一共亏了 12.5 元。

从比率上来讲是一样的,但别忘了我们身处熊市。熊市下跌的概率比上涨的概率更高,而根据「亏掉的钱的得加倍努力赚回来这个定律」,少亏比多赚更重要。

每天只涨一点点的基金,通常业绩表现都比过山车要好。

另外,压舱石也是储备金。如果真的深跌或者触底,拿出来就是最好的弹药。

No.2 永远看多

通常情况下,看多比看空更需要勇气(非要开空单当我没说)。

看空的最严重后果就是踏空,少赚点钱,但不会亏(还是那句话,非要开空单当我没说)。但是看多需要的就是真金白银了。

为什么看多,我之前的文章也写过,再总结一下:

  • 短期的暴跌主要是流动性的挤兑,个人认为不太会引发上个世纪那样的经济危机甚至是世界大战,因为中国的经济基本盘太好了;
  • 我们最近感觉困难是因为我们处于经济周期的尾部,但这也意味着新一轮的周期会在不知不觉间就开始。新的周期意味着新的造富运动;
  •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作为技术本身是有很大的价值和应用前景的,这个前景不会因为牛市或者熊市就改变;
  • 加密货币很有可能会成为新一轮周期中的蓄水池和财富之锚。

No.3 不投看不懂的项目

坚决不投看不懂的项目,虽然这可能让我错过百倍币,但也让我相信我的资产不至于真的「归零」,也给了我穿越牛熊的信心。

韭菜之所以为韭菜,主要原因是因为自己根本不了解投资的项目。他们并不了解所谓的 PPoS 和 DPoS 和 PoW 有什么区别,也不理解手里的项目究竟可以创造一个什么样的价值。

他们只知道手里的币叫什么名字,现在的价格多少。他们只关心这个币明天的价格多少,并不关心这个币背后的项目究竟能够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无法带来价值的项目,发行的必然空气币。空气币的结果一定是归零,击鼓传花的游戏玩起来很刺激,但你确认自己不是最后被割的人吗?

我记得很久以前跟一个大佬聊天的时候他说过:投资一定要擦亮眼睛,有的时候很多人抢的标的物并不一定是有价值的,很可能只是流动性溢价。

比如这两天 USDT 的价格一度达到 8 块,真的是因为它值这么多钱吗?价格最终是要回归价值本身的,只不过时间的长度不同而已。

举个不那么正确的例子。每个男人都想泡一个颜值高的女孩,哪怕那个女的除了脸一无是处,但你就想要 —— 这像不像你看着暴涨的空气币时候的感觉。

但是真的到手,你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你需要的,长得好看并不能当饭吃。所以最后男人结婚的时候往往都是和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实际上很多优点的女孩子。这像不像被割完之后重新持有大饼的你?

你看,投资也是这样。如果你要拿几年甚至几十年,那买的一定不能是溢价,最好是有真材实料还便宜的标的。

No.4 重仓有实际价值的项目

投资要获利,最重要的是别去零和博弈的市场。

什么叫零和游戏?零和游戏就是我们投出去的资本没有创造更多的价值,零和游戏是你赚的钱一定是别人亏出去的钱。

很不幸,现在的币圈大多数情况下是负和游戏,因为你还有手续费。所以币圈最终赚钱的只有交易所。

所以想赚钱,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能够钱生钱的项目。

写在最后

很明显,以上的投资原则并没能让我躲过这次暴跌。但总整体的投资状况来看,因为我通过其他方式做了风险对冲,所以这次还算可以。昨晚心情抑郁,更多的是因为对于未来的担忧。

后来昨晚我想明白一个事情:求仁得仁。

大二那年,我刚刚成年在银行的柜台做风险调查的时候,忐忑的选择了「损失超过 50%」这个选项(何况这次还没到 50%)。所以严格来说,进入币圈也不过是求仁得仁的结果。

悲观者可能是正确的,但成功的往往是乐观者。坚守原则,不人云亦云,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 版权声明 ——

因私自搬运至媒体平台牟利的人过多。自 2019 年 10 月 16 日起,本站内容不再按照 CC BY-NC-SA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授权。

欢迎分享本文到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网络,媒体平台全文转载请来函问询。转载文章请保留文章作者高堡杂谈并保留此段声明、标题和其中的错别字。未经许可全文转载或抹去作者、来源网站视为未授权转载,视为未授权,保留追诉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